宋華教授:供應鏈金融是構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

創建時間:2021-06-18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今年務必做到小微企業融資更便利、綜合融資成本穩中有降。”具體而言,要“延續普惠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付息政策,加大再貸款再貼現支持普惠金融力度……優化存款利率監管,推動實際貸款利率進一步降低,繼續引導金融系統向實體經濟讓利。”

 

其中,“創新供應鏈金融服務模式”為首次提及,這意味著供應鏈金融在解決中小微融資方面的作用已經得到國家層面的肯定和扶持。

 

針對供應鏈金融的發展趨勢和風險管理,《金融時報》記者專訪了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宋華先生。

 

《金融時報》記者: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供應鏈經濟和供應鏈金融三者之間存在怎樣的邏輯關系?在構建新發展格局中,供應鏈金融扮演怎樣的角色?

 

宋華:雙循環新發展格局既是對我國未來經濟發展方向的界定,也是對我國產業發展模式的新要求,這兩個循環的核心是創新一種嶄新的價值流,即能夠將價值創新——價值傳遞——價值實現三個階段形成不斷螺旋上升的體系,而在實現這一狀態的過程中,需要高度協同、整合國內國際各方不同的參與者、經營環節以及資源,有效銜接供給側和需求側,實現產業發展的高質量、穩定和可持續。

雙循環新發展格局需要產業達到三方面的目標:一是高質量,即產業布局優化、結構合理、效益顯著,競爭力不斷提升;二是高效率,即能夠以最低的代價和成本實現高質量運行;三是高敏捷和高韌性,即能夠迅速應對各種因素導致的不確定性,保證國內和國際經濟循環的持續、穩定,有效防范產業鏈面臨的潛在的風險,防止產業中斷。

 

實現上述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的“三角”目標,需要供應鏈作為手段和支撐。供應鏈原本是微觀企業間層面的管理體系,它指的是規劃和管理供應采購、轉換(即加工生產)和所有物流活動,尤其是渠道成員的協調和合作,包括供應商、中間商、第三方提供商、客戶。

從本質上講,供應鏈管理是對企業內外供應和需求的全面整合。顯然,雖然供應鏈開始著重于微觀企業競爭力的提升,但是它卻強調組織間的協同合作以及全流程的整合管理。因此,隨著供應鏈管理實踐的不斷發展,供應鏈影響到的不僅僅是微觀企業,而是整個產業。

如今對供應鏈的理解更多的是站在產業層面,也就是供應鏈經濟。嚴格意義上講,這一經濟狀態是以客戶需求或產業價值為導向,以提高效益和效率為目標,在現代信息通信技術的賦能作用下,以整合資源為手段,實現產品設計、采購、生產、銷售、交付等的全過程企業間協同組織形態。將產業中各個主體、各個環節、各項資源融為一體具有集成創新、創造價值、共享共贏、跨界融合,同時又有高度專業分工特點的新型組織方式。可以說,雙循環新發展格局是經濟和產業發展的方向和目標,而供應鏈是實現這一方向和目標的手段。

就供應鏈來看,無論是微觀意義的還是產業層面的,其共同之處在于都強調四流的結合,即交易流(組織之間、產業環節之間形成的交易過程或價值創造過程)、物流(組織之間、產業環節之間形成的價值傳遞過程)、信息流(組織之間、產業環節之間形成的價值發現過程)以及資金流(組織之間、產業環節之間形成的價值實現過程)。

這四流之間相互作用、相互影響,其中,資金流是供應鏈中重要的維度和要素,它決定了供應鏈運行的健康與否,進而最終對產業價值的實現產生作用。

而供應鏈金融是保證良好資金流的重要方式,它是一種集物流運作、商業運作和金融管理為一體的管理行為和過程,它將產業中的各個參與主體,包括買方、賣方、第三方物流以及金融機構緊密地聯系在一起,實現了用供應鏈盤活資金、同時用資金拉動供應鏈發展的過程。

由此可以看出,供應鏈是開展金融活動的基礎,沒有堅實的產業供應鏈就沒有供應鏈金融。同樣供應鏈金融又能助力于供應鏈的建構和發展,良好健康的資金流動能夠有助于供應鏈的穩定持續發展。而供應鏈與金融的結合最終能夠推動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的實現。

《金融時報》記者:我國供應鏈金融經歷了近20年的發展,目前,已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同時也面臨著一些問題。您認為目前存在哪些阻礙供應鏈金融發展的因素?

宋華:供應鏈金融作為產融結合的重要形態,已經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廣泛認同。但是,不可否認供應鏈金融已經進入發展的瓶頸期。

主要表現是供應鏈金融各方都非常努力,積極推進供應鏈金融,但是各說各的話,無法形成協同,使得供應鏈金融停留在理念或口號上,始終無法落地。

從產業端看,一是由于供應鏈金融與金融活動相關,很多產業企業將眼光聚焦到了金融上,認為這一領域是實現超額利潤的良好途徑,忽略了供應鏈金融的目的不是金融活動本身,而是通過幫助上下游企業加速資金流,穩定供需關系,形成產業供應鏈的協同運行。

二是有些企業難以展現業務的質量和供應鏈運行的穩定,使得供應鏈金融的前提喪失。供應鏈金融一定是以良好的供應鏈質量和運營穩定性為條件,沒有這些要素的具備,金融必然轉化成巨大的風險。客觀上講,很多企業核心競爭力缺乏,或者正處在轉型過程中,在這種狀況下供應鏈金融將會面臨挑戰,也無法緩解資金壓力。

三是組織之間沒有形成強大的協同合作網絡,使得資源的對接和整合產生障礙,也遲滯了供應鏈金融的開展。

這主要是企業與企業相互之從金融端看,一是金融機構過于關注資金借貸,而忽略了供應鏈金融不僅僅是融資服務,而是通過一系列的手段和杠桿,幫助產業優化資金流;二是大多數金融機構缺乏對產業的深入了解和研究,特別是商業銀行總是以傳統的風控眼光看待供應鏈金融,而且總想以傳統標準化產品(如反向保理、倉單存貨質押等)來從事供應鏈金融;三是出于慣性,金融機構推動供應鏈金融過于關注所謂的產業核心企業,仍然停留在主體信用把握上。

《金融時報》記者:請您談談供應鏈金融將有哪些發展趨勢和創新方向?

宋華:第一,制度環境的完善和創新將是供應鏈金融發展的保障。制度完善的關鍵是公平交易環境以及完善法規建立,特別是對部分強勢企業利用供應鏈地位野蠻推動金融借貸進行規制。

最近幾年,國家各部委都出臺了相應的政策,限制企業延長支付期限,尤其是2019年9月國務院頒布了《保障中小企業支付條例》。但是,由于供應鏈金融涉及交易事實的確立、交付、產品使用等一系列的要素,單純要求大型企業的支付規定,只會造成企業更進一步地壓榨供應商,采用不簽約、不確權、不承認貨權事實轉讓的狀況。

因此,要從根本上解決這些問題,尚需從全周期、整體供應鏈的角度來完善制度。

第二,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將是供應鏈金融發展的基石。這里的基礎設施不是指硬性的技術或系統建設,而是供應鏈金融運行底層要素的建設,包括:一是供應鏈金融中信息和技術的標準建設。

比如,利用物聯網獲取、傳遞相應的數據,利用區塊鏈實現分布式、不可篡改的記錄等。二是供應鏈金融基礎要素的規范建設。

比如,交易過程中,除了應收應付外,還涉及大量的函證;物流過程中,涉及了倉庫、倉單、運單、提單等。三是公共信息整合平臺的建設。比如,圍繞供應鏈運營的海關、商檢、工商、稅務等數據如何有效整合?

如何有效支撐供應鏈金融服務?四是供應鏈金融業務和產品的基本規范,特別是開展供應鏈金融過程至少具備的能力和一些操作規范需要有標準和管理體系。

第三,推動產業供應鏈質量提升將是供應鏈金融發展的前提。建設產業供應鏈、提升運行質量不能僅僅依托城市或核心企業,而是需要以產業或行業這一中觀層級為切口,結合宏觀和微觀尋求發展之路。

單一企業的供應鏈體系只是一個局部范圍的運營協調,很難實現整個經濟供給側和需求側的結構性調整和有效對接。因此,推動供應鏈現代化發展就需要從產業或行業入手,尋求高質量發展的著力點和關鍵因素。

從目前狀況看,要實現從產業或行業層面建設供應鏈,有兩個發展方向:一是打造圍繞行業服務的產業生態,通過形成行業企業在網絡平臺上的集聚與互動,同時生態建構者提供圍繞非核心業務的全方位供應鏈服務,從而營造產業供應鏈運營場景,進而推動供應鏈金融;

二是賦能地方產業平臺或者產業集群,通過幫助地方產業平臺或者產業集群形成高效的運營體系,特別是協助競爭力不足的產業集群轉型,推動跨區域的產業集群協同合作與產業鏈的建構,來助力甚至重塑供應鏈來營造產業場景,推動供應鏈金融落地。

第四,服務場景與金融科技雙輪驅動將是供應鏈金融發展的動力。供應鏈金融的持續發展有賴于數字信任的建立。數字信任指的是借助于非人為的因素,客觀、全面地反映供應鏈中各組織的質量和業務狀況,從而確立起組織間的信任關系。

數字信任的關鍵在于能夠實現供應鏈運營以及金融活動中的信息數據實時、透明、相互核驗和可追溯,而要實現這一目標,必須有金融科技的加持。

然而,技術的作用既不能放大,也不能低估。理性合理地看待和應用信息通信技術是供應鏈金融發展的關鍵。這一問題的解決主要是能夠將服務場景與金融科技緊密結合,技術的開發和應用需要有服務的內容、服務的廣度和深度來提出訴求,只要這樣技術才能有的放矢。

第五,構建運營以及金融服務中的數字安全治理將是供應鏈金融發展的核心。在供應鏈全面數字化以及金融科技的發展過程中,面臨著巨大的挑戰和危機,主要反映為兩個方面:一是數字壟斷;二是數字安全。

數字壟斷對于產業鏈供應鏈的持續發展構成了嚴重威脅,也導致了很多企業盡管認為平臺和網絡能夠提供供應鏈服務,包括金融服務,但是仍然拒絕加入網絡的狀態。

數字安全則涉及信息泄露、數字鴻溝、信息污染、數字篡改等問題。特別是供應鏈往往涉及大量利益相關者和復雜的交易活動,一旦供應鏈中的信息數據發生泄露和篡改,不僅對其中的參與企業正常生產經營構成威脅,也直接挑戰了產業鏈供應鏈的安全與穩定。

上述數字壟斷和數字安全問題都需要國家和行業層面制定和完善數字治理,即從組織方式、管理制度、操作流程和工具等方面對產業鏈供應鏈數據獲取、數據架構、數據運用以及數據全生命周期等各個維度進行全面的梳理、建設、管理和持續改進。

目前亟須解決的問題是:一方面完善數字治理的多元主體和合作共享機制,推動政府、企業、社會組織之間的信息數字的流通和交換,讓監管方也成為數字區塊鏈網絡中一個節點;另一方面,強化數字治理的系統設計和規劃,這既體現在網絡、系統、平臺等體系的管理上,也表現為治理標準規范、管理制度、法律法規的建設上。

第六,發展金融供應鏈將是供應鏈金融發展的未來。供應鏈金融的發展目前面臨的最大障礙便是金融機構對接的困難,這也是很多產業主體抱怨的主要方面,即產業主體有著強烈的開展供應鏈金融意愿,但是無法找到能與之積極合作的資金方。

產生這一問題的原因非常復雜,既有傳統金融機構不能適應產業供應鏈發展需求,風控管理體系不能與時俱進等主觀問題,也有單一金融機構無法應對復雜供應鏈場景,提供充足資金和系統管控風險等客觀問題。因此,應對這些問題,金融供應鏈的建設是未來需要拓展的重要方面。

《金融時報》記者:對于有效控制供應鏈金融風險,您有哪些建議?

宋華:供應鏈金融風險有兩個層面的風險:一是環境性風險或者整體性風險,這類風險不是因為供應鏈金融操作不當或運營失效產生的,而是來自外部環境的突變或周期性波動,或者是由于行業的整體狀況出現問題而導致的。

二是運營性風險,這類風險是因為組織問題、管理問題導致的,屬于相對微觀層面的風險。之所以要區分不同層面的風險,是在于真正有效控制供應鏈金融風險,就需要從這兩個層面入手,單一層面的管理不能有效形成供應鏈金融風控體系與框架。

針對于宏觀和整體層面的風險,風險管理的主體應該是監管方,其管理控制風險的維度主要是三個方面:一是制度的規范與完善,良好的金融秩序和公平的交易環境是從根本上防范風險的基石;二是智慧監管體系的建立,也就是如何建立既能有效把握供應鏈金融運營狀況,但是又不能過于干涉市場的管理體系;

三是確立信息安全與治理的體系。針對中微觀層面的風險,風險管理的主體是供應鏈金融的參與各方,有效的風險管理主要是建立三類信用:一是供應鏈交易結構信用,即圍繞供應鏈運營和交易所形成的信用體系。

做供應鏈金融不能只看某一要素,而是要把握整個供應鏈運營的交易關系、交易的形式、交易的結構、交易過程中的各類函證等,只有全面地把握這些因素,才能規避風險。二是供應鏈數字主體信用,即對特定參與方的資信通過多維數字化刻畫來進行確認。

需要指出的是,考察主體信用不能僅僅關注借款人,還需要結合結構信用考察直接關聯人或交易對手的狀況。三是供應鏈中物的信用,即供應鏈運營中資產以及資產轉化的管理。

供應鏈金融要控制風險一定要牢牢管好供應鏈資產,這不僅包括某一時點資產的價值、質量等,而且還需要動態地把握資產的轉化、價值的變動等。

瀏覽量:0

當前位置:

自偷自拍视频在线观看2017